主页 > 新闻论坛 >

茅于轼:中国距离世界大国还很远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6-23 14:58

  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,使中国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,从受尊敬的大国,变成了受尽欺凌的弱国、穷国。此后的一百年中,世界列强不断侵犯中国,迫使中国割地赔款,甚至侵占土地,成立傀儡政府。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,中国成为战胜国,恢复了被占领的东三省和台湾岛,废除了领事裁判权,回收了十几个租界,并成为新成立的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。中国恢复了大国地位。

  可是我们自己没走顺,接下来三年内战,好不容易成立了人民共和国,又迷信于阶级斗争,搞得民不聊生,国力衰败,再次沦为世界上无足轻重的弱国。虽然体态硕大,可是在经济、军事、外交、文化、科技各方面都没有多大的影响力。那时,别的国家碍于礼节,表面上对中国还算尊重,心底却看不起。

  但是经过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,中国经济突飞猛进,中国再也不是无足轻重的虚弱小国,而变成了全球数一数二的大国、强国。中国每年的财富生产总量居世界第二,国际贸易居世界第一,更有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,在世界各国债务缠身的背景下,中国被视为唯一的大救星。中国领导人出访常被看作“大施主”驾临,受到隆重接待。中国的国家地位已经今非昔比。世界各国也摆出尊敬的姿态,邀请中国参与国际事务,商讨国际规则,中国正在成为世界政治中起领导作用的重要国家。

  中国从一个饱受欺凌的弱国变成倍受尊敬的大国,心态也自然有所变化,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在国际关系中自我感觉越来越好,经常以大国身份发言,对国际上新发生的事态表示赞同或反对。对别国的某些外交行为常常表示自己的看法。“对此我国表示密切关注”是很常用的一句外交辞令。别的国家,特别是周围的邻国,对中国的大国地位也越来越不安,生怕得罪这位惹不起的“大兄弟”。更因为近年来中国加强了军备,造了航空母舰,开发了新型战机,与别国的关系正在起本质性的变化。这样的变化是有利于中国的长远发展和国际秩序的维护,还是可以有别的选择,这正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时机。

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  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,使中国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,从受尊敬的大国,变成了受尽欺凌的弱国、穷国。此后的一百年中,世界列强不断侵犯中国,迫使中国割地赔款,甚至侵占土地,成立傀儡政府。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,中国成为战胜国,恢复了被占领的东三省和台湾岛,废除了领事裁判权,回收了十几个租界,并成为新成立的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。中国恢复了大国地位。

  可是我们自己没走顺,接下来三年内战,好不容易成立了人民共和国,又迷信于阶级斗争,搞得民不聊生,国力衰败,再次沦为世界上无足轻重的弱国。虽然体态硕大,可是在经济、军事、外交、文化、科技各方面都没有多大的影响力。那时,别的国家碍于礼节,表面上对中国还算尊重,心底却看不起。

  但是经过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,中国经济突飞猛进,中国再也不是无足轻重的虚弱小国,而变成了全球数一数二的大国、强国。中国每年的财富生产总量居世界第二,国际贸易居世界第一,更有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,在世界各国债务缠身的背景下,中国被视为唯一的大救星。中国领导人出访常被看作“大施主”驾临,受到隆重接待。中国的国家地位已经今非昔比。世界各国也摆出尊敬的姿态,邀请中国参与国际事务,商讨国际规则,中国正在成为世界政治中起领导作用的重要国家。

  中国从一个饱受欺凌的弱国变成倍受尊敬的大国,心态也自然有所变化,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在国际关系中自我感觉越来越好,经常以大国身份发言,对国际上新发生的事态表示赞同或反对。对别国的某些外交行为常常表示自己的看法。“对此我国表示密切关注”是很常用的一句外交辞令。别的国家,特别是周围的邻国,对中国的大国地位也越来越不安,生怕得罪这位惹不起的“大兄弟”。更因为近年来中国加强了军备,造了航空母舰,开发了新型战机,与别国的关系正在起本质性的变化。这样的变化是有利于中国的长远发展和国际秩序的维护,还是可以有别的选择,这正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时机。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

  首先,中国是不是世界大国?够不够世界大国的资格?仅仅看经济成长是不够的。衡量一个国家的整体实力要看国家的体制,是不是一个宪政国家,是不是共和国,还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。其次要看对人类文明的贡献,对现代科技进步的贡献。最后还要看对世界各国的百姓有没有吸引力,他们是愿意接近,还是想离得远远的。

  拿这几个方面来衡量,中国距离世界大国还远得很。首先中国的政治体制并不是真正的共和国,而是一个专制国。百姓的人权得不到认真承认,更谈不上保护。其次,中国近代对世界文明的贡献不大。十多亿中国大陆公民中没有一个获得过科学方面的诺贝尔奖项,而仅芝加哥大学就有七十多人获得此奖。再者,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对中国怀着警惕情绪。周边的几个国家近来纷纷加强军备,其实均是针对中国。印度、日本、越南、菲律宾,还有台湾,事实上都以中国(大陆)为假想敌。最后,别的国家很少有人愿意移民来中国,做中国公民。倒是许多中国人争先恐后移民去人权保护好的国家,如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。以上这些事实说明中国还不够成为真正的世界大国。

  美国是比较被公认的世界大国。它在以上这几方面确实具备大国的资格。首先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共和国,是一个能保护美国公民人权的国家(可是它相对蔑视别国百姓的人权)。它是获得科学方面的诺贝尔奖项最多的国家,也是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百姓愿意移民前往的国家。当然,它现在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受到挑战。因为在世界上它既想当国际警察,又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。大家对这种世界警察并不放心。也由于这一点,它对付恐怖主义至今并不成功。如果不改变他的这种矛盾姿态——既想当国际警察,又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——将来也不大能解决恐怖主义的问题。

  中国要在世界舞台上有发言权,要受到别人的尊重,就不能像美国那样只顾自己的利益,而要立足于全球的眼光,公正、全面地考虑问题。特别要保护小国的权利(比如在对付海盗的事务中就要多负一些责任,维持公海航行的安全)。最重要还是立场公允,不偏不倚。国际规则的制定就要有这样的大国来主持公道,反对霸权。

  中国从久受欺侮的弱国,变成了扬眉吐气的强国,心态的主导性变化就是强调自身的利益,争取平等对待,其特点是从自身立场看问题。这种国家立场和更广阔的世界立场是不同的。从这种立场上升到世界立场,并非是一个容易且迅速的过程。如果没有自觉,这一过程会变得很长。更由于政治家和外交家的任务就是维护本国利益。如果他们的立场改变为世界立场,还很难对本国人民交代,很可能被本国人民批判,认为他们不爱国。政治家和外交家中并不缺少有远见卓识的人士,但是囿于利益的偏见,他们很难跳出本国利益的圈子。好在现在有了联合国,这是一个比较具有世界眼光的组织,给真正有眼光的人士一个发言的场所。

  联合国的创立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它提供了一个全球性的立足点,为真正有见识的政治家提供了讲台。各国的代表在联合国的讲台上发言,也要考虑到那里的立场不是国家利益的立场,而是全人类的立场。尽管国家的利益牢不可破,但人们总算有了一个更合理的立足点来看问题。中国作为大国,在联合国要发挥作用,这要求中国改变国家利益的立场,弱化狭义的“爱国”观念,而把世界各国不论大小的公平与安全放在首位。中国要有真正创造性的看法,要摆脱过去的老一套,探讨人类面临的新环境,和新的解决办法。这才是中国应该有的大国立场。